快捷搜索:  美女    交警  美食  名称  c4rp3nt3r  as

解析也门战事为何久拖不决:胡塞顽强防御 联军内部勾心斗角

参考消息网8月19日报道为了改变联军在也门战场上陷入困境的僵持局面,今年6月,以和阿联酋为首的联军部队对胡塞武装北部重要港口荷台达发动了代号为 黄金胜利 的大规模攻势,希望通过夺取荷台达港口,来截断胡塞武装获取外来军事援助和 截留 人道主义援助的重要渠道,并遏制胡塞武装威慑联军舰船和油轮的能力。然而,联军起初凌厉的攻势很快遭遇挫折,不仅在进攻荷台达外围防御阵地和机场的战斗中屡屡遭到胡塞武装的反攻,还被胡塞武装摧毁了多艘海军舰船,迫使联军放弃了发动两栖登陆作战的打算。那么,这次联军精心筹备、投入精兵良将的攻势为何再度陷入僵局?也门战事又是否存在转机呢?

与此前沙特军队在也门北部边境 撒网捕鱼 、漫无目的的进攻不同,此次以夺取荷台达为目标的攻势确实抓住了胡塞武装的 命门 。中东媒体报道称,胡塞武装控制区的70%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和军事物资都经由荷台达港输入,一旦港口落入联军之手,不仅胡塞武装获取的援助将大大缩水,联军方面也在难民救助议题上取得了更大的主动权。而在这次代号为 黄金胜利 的进攻行动中,不仅沙特和阿联酋的精锐部队悉数亮相,苏丹军队和支持联军的各派武装也纷纷参与其中。在作战方式方面,联军也尽量发挥自身优势,通过发动大规模空袭和海上袭击行动来削弱胡塞武装的作战能力,避免与其发生近距离 缠斗 。从战役谋划、兵力投入和战法策略等角度看,联军较此前已经有很大的进步。

不过,联军作战能力的发展仍不足以弥补其固有的劣势与弊病。詹姆斯敦基金会近日发布的报告认为,联军方面的进攻意志和承受损失的意愿令人怀疑,而其对胡塞武装的战斗力也抱有过低的预期。从联军在荷台达战场的表现来看,联军海军部队在损失数艘舰艇后就放弃了通过两栖登陆发动两面夹攻的设想,大大减轻了胡塞武装面临的战场压力。在荷台达外围的争夺战中,联军也在遭遇损失后逡巡不前,缺乏与胡塞武装 战斗到底 的决心和意志。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资料图片:也门民众围观被击落的沙特战机的残骸。(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比于联军薄弱的战斗意志,胡塞武装却表现出顽强的战斗力和较强的作战部署能力。美智库报告分析称,在意识到联军夺取荷台达港的企图后,胡塞武装迅速调动机动部队增援荷台达战场,在短时间内将主力集中在荷台达城区和外围的各个防御阵地。为抵消联军的火力优势,胡塞武装在荷台达构筑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由胡塞武装在荷台达周边地带广泛敷设的各型地雷构成,旨在迫使联军在荷台达外围降低进攻速度,阻断联军的战场机动;第二道防线由散布的荷台达城郊的各处强固防御据点构成,由胡塞武装的机动作战分队驻守。这些据点被胡塞武装用于向联军发动袭扰和迟滞作战的出发阵地,以损耗联军的作战能力和战斗意志;第三道防线则是胡塞武装以荷台达市内建筑物改造的地下掩体,目前被胡塞武装用作指挥控制中心和部署轮换部队的集结地,一旦联军进抵荷台达城区,则将被用作胡塞武装进行长期防御作战的基地。美智库认为,凭借上述防御体系,胡塞武装可以有效增加联军的战斗损失,并为在战事不利时撤向山区赢得充分的时间。

除了胡塞武装的顽强抵抗外,联军内部的派系纷争也给其进攻行动造成了很大困难。参与荷台达攻势的联军不仅包括沙特和阿联酋军队,还包括也门总统哈迪领导的政府军,前总统萨利赫的侄子塔里克 萨利赫领导的武装、也门南方抵抗运动武装、沙特和阿联酋扶植的各派部落武装以及苏丹军队等。上述各派武装的利益诉求和作战目标各不相同,相互间也存在许多纠纷摩擦,因此在作战行动中往往自行其是,难以进行协调控制。此外,各派武装与沙特和阿联酋军队的关系也各有亲疏,进一步加剧了联军各自为战的趋势。

此外,失去荷台达港口后的胡塞武装依然有实力 战斗到底 这一事实,也使联军攻势的前景显得更加黯淡。美媒认为,虽然在失去荷台达港口后,胡塞武装的装备水平与作战能力将出现衰减,但凭借其从萨利赫政权 继承 的军事遗产和盘踞也门北部多年积攒的物资,胡塞武装仍可以与联军继续战斗多年。而一旦胡塞武装退回到地形复杂的山区根据地,联军的清剿行动将比现在更加艰难。因此,在目前双方处在 均势 状态下尽快展开和谈,是谋求也门内战和平解决的唯一出路。然而,在战场形势未出现重大变化之前,互相视为死敌的联军和胡塞武装都很难对对方作出妥协。如是,也门内战还会长期延续下去,数百万饱受战火折磨的也门民众也将继续深陷苦难的深渊之中。(文/马骐騑)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资料图片:也门胡塞武装。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好吧,就算阿拉伯联军的对手——胡塞武装是“叛军+恐怖组织”,那么近期也门战况如何?阿拉伯联军的铁拳又是否已将胡塞武装干趴下了呢?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很遗憾,尽管阿联酋、沙特、、巴林等海湾国家带头国组建的干涉军拥有大量美、俄、法制造的先进武器,特别是掌握了制海空权,但他们并没有很快打败胡塞武装。图为在也门境内的阿联酋军队的法制“勒克莱尔”坦克。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反,胡塞武装不断给干涉军以重创。比如2015年9月的导弹袭击,就造成52名阿联酋士兵和10名来自沙特、巴林的士兵阵亡。另据卡塔尔外交大臣11月11日宣布,一名叫苏莱曼的卡塔尔特种兵近日在也门阵亡。图为阵亡的阿联酋士兵遗体被运回国。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2014年8月4日,亲哈迪民兵装甲部队进占空军基地。别看空中战机掩护,地面坦克、大炮进攻,还有反胡塞的地方武装(主要是亲总统哈迪的民兵)积极配合,但干涉军的地面作战效率和推进速度并不为人称道。事实上,现在跟胡塞武装打仗最卖力的主要是这帮“地头蛇”。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7月以来,在干涉军的空中支援下,亲哈迪民兵一度攻占了也门南部4省——拉赫季、 达雷、阿比扬和舍卜沃。但据外媒报道,近日来,胡塞武装已摆脱数月前的颓势,重振旗鼓发动反击,连续夺取多个战略要地,兵锋直逼也门南部中心城市、总统哈迪的政府所在地亚丁。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11月8日,胡塞武装重新夺回2个多月前弃守的空军基地。11月7日,胡塞武装重占达雷省第二大城市Damt。11月8日,胡塞武装又夺取了毗邻亚丁地区的拉赫季省的一座具有战略价值的空军基地。同一天,在首都萨那的“东大门”马里卜地区,亲哈迪民兵乘坐的车辆触雷,16人死亡,6人受伤。而充满讽刺的是,亲哈迪民兵曾宣称已控制该地区。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截至2015年11月12日,也门对决双方的战线仍犬牙交错,外界设想中胡塞武装很快全线崩溃的情况并未出现,更不要说前者还控制着首都萨那、马里卜省等战略要地。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近日亲哈迪民兵的坦克在马里卜城以西地区作战,此处距离首都萨那还有上百公里的山间公路(伏击战的绝佳阵地)要打通。照这个速度,真不知猴年马月干涉军才能推进到萨那城下。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且,就算退一步讲,胡塞武装即使出于保存实力的考量而主动撤离萨那,也不可能如普通流寇那样惶惶如丧家犬。因为往萨那以北走不了多远,就能进入连绵起伏、地势险峻的山区,而那里正是胡塞武装的家乡和大本营。图为也门北部山区,连古老城镇都建在悬崖峭壁之上。而在这酷似阿富汗的山地实施清剿作战,可谓困难重重,历来是“谁来谁死”。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多山的阿富汗号称“帝国坟墓”,也门北部山区虽没那么夸张,但从胡塞武装顽强据守当地数十载,令也门政府军、沙特军队徒叹奈何的“光荣战史”来看,胡塞武装山地游击战术的威力不可小觑。图为2013年1月24日,一名胡塞武装人员正在制高点警戒,保护山下举行的盛大聚会。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简氏信息集团专家菲拉斯 阿比 阿里就认为,海湾国家军队在山区可能打不过胡塞武装及其盟友(包括忠于也门前总统萨利赫的武装),因为在这种地区,熟悉地形将被证明是一大优势。图为阿联酋将部分轮战部队替换回国。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面对国内外强敌,胡塞武装并没有服软认输。图为该组织领导人发表电视讲话。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据法新社报道,胡塞武装尽管损失了部分军事力量,但主力尚存,而且放弃了易遭空袭的集群作战模式,转而重新拣起游击战的老本行,化整为零混入百姓中间,让沙特及其盟友的空中打击无的放矢。图为胡塞武装在举行集会,除了手中的枪,外人恐怕很难从装束上将他们与平民区分开来。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干涉军一方,为弥补数月来连续作战的巨大消耗,也急于外购大批武器弹药。据《简氏防务周刊》网站11月6日报道,美国务院已批准向阿联酋出售5000多套制导炸弹套件,估价高达3.8亿美元。如果按目前国际金价每盎司(约合28.35克)1085美元计算,这笔钱足可购买10吨黄金。为教训穷亲戚也门,土豪阿联酋也真够拼的。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美方称,这批炸弹中包括4000套用于2000磅GBU-31GPS制导炸弹的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套件。图为GBU-31 JDAM制导炸弹。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有1000套用于500磅GBU-12激光制导炸弹的铺路Ⅱ套件、216套用于2000磅GBU-24激光制导炸弹的铺路III套件,以及用于2000磅制导炸弹的3500枚BLU-117(MK84)通用型弹头、750枚BLU-109侵彻弹头和用于500磅GBU-12炸弹的1002枚BLU-111(MK82)通用型弹头。图为GBU-24制导炸弹。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联酋、沙特等海湾富国凭借丰富油气资源所积累的雄厚财力,在打击胡塞武装的战争投入上可谓不惜血本。但问题在于,也门是一个的被部落、族群、教派等诸多矛盾撕裂的“补丁”国家,名存实亡的政府、胡塞武装、部落武装、“基地”组织和南部分离主义运动等各派政治势力的混战,已将这个贫穷的国家搅成了一锅粥。外部势力的介入,只会乱上加乱。

(2015-11-19 08:59:38)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武器装备上看,胡塞武装与海湾联军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图为被击毁的也门坦克。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2015年8月5日,行驶在也门境内的阿联酋装甲部队。可以看出其中有俄制BMP-3步战车和法制“勒克莱尔”主战坦克,装备可谓精良。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把守一处公路制高点的沙特轮式战车。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也门境内的联军BMP-3步战车。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行驶在也门境内的联军装甲车队,相比胡塞武装的小皮卡,前者的高大上无需赘言。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国外媒体公布的出现在也门境内的阿联酋俄制“铠甲-S”防空系统截图。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沙特使用平板车运送美制M60A3坦克。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海湾联军不仅有兵力和装备上的优势,还得到了也门当地武装的支援。图为2015年8月8日,亲总统哈迪的民兵聚集在一条通往被胡塞武装控制的阿比扬省的公路旁。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沙特自行火炮向也门境内目标射击。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沙特野战炮兵向也门境内射击。这类性能优异的进口货,也是胡塞武装可望而不可及的。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在也门境内作战的沙特狙击手。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部署也门境内的沙特战车执行战场警戒任务。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时,联军还握有战区制空权。图为也门首都萨那遭联军空袭后燃起冲天浓烟。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9月6日,也门首都萨那,一名胡塞武装人员站在已成废墟的建筑物前。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据路透社9月7日报道称,卡塔尔已向也门派出约1000名地面部队参战,准备参加联军围攻萨那的战斗。图为受阅的卡塔尔军队。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外媒报道的卡塔尔向也门调派地面部队的视频截图。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巴林国王也于9月7日表示,要将自己的2个儿子——谢赫 纳赛尔 本 哈迈德、谢赫 哈立德 本 哈迈德派往也门前线军中效力。图为巴林王子哈立德(左)与纳赛尔。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9月9日路透社称,约800名士兵连同坦克、装甲车已于8日晚间抵达也门。另据沙特《中东日报》称,约6000名苏丹士兵不久也将加入联军。图为2012年8月9日,正向西奈半岛运送步兵战车的埃及军车队。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海湾联军在亲哈迪民兵的支援下,一度进展十分顺利。图为亲哈迪民兵与阿联酋装甲车进占亚丁以北约50公里处的一座军用机场。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配合联军作战的亲哈迪民兵。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进入也门城镇的联军BMP-3步战车。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反胡塞武装的亲哈迪民兵。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8月18日,亲哈迪民兵站在也门第3大城市taez的一处古堡制高点上。此举是海湾联军与亲哈迪民兵取得的又一重大战果。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尽管处于劣势,但胡塞武装却不言败,而是积极备战,决心与对手死磕到底。图为萨那的胡塞武装人员。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萨那街头严阵以待的胡塞武装人员。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萨那街头的防空装甲车。这类武器要对抗联军装备的西方3代战机,难度不小。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事实证明,打了几十年仗的胡塞武装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装备居于劣势,但凭借灵活的游击战术和有限的反制手段(包括反坦克导弹、路边简易炸弹),胡塞武装仍不断给对手以重创。图为被击毁的阿联酋反地雷防伏击车。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8月下旬,双方在距也门首都以东仅100多公里的战略重镇马里卜展开激烈争夺战。图为马里卜地区的胡塞武装炮兵。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外媒报道,经过1个月的激战,海湾联军损失了包括M-ATV防雷车以及美制M1A1和法制“勒克莱尔”坦克在内的一批重型装备,并有一定数量的人员伤亡。图为行驶在也门境内的阿联酋陆军法制“勒克莱尔”坦克纵队。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而且,联军在地形复杂的也门开展地面战也的确不容易。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截至9月5日,仅阿联酋就已阵亡45名士兵,沙特方面则有包括1名王子(少将军衔)在内的多名官兵阵亡,也门战况之惨烈可见一斑。图为2015年9月5日,阿联酋士兵将盛放着在也门马里卜地区阵亡战友遗体的棺材抬出运输机。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9月5日,阿联酋士兵两侧列队敬礼,目送盛放着在也门马里卜地区阵亡战友遗体的棺材被抬出运输机。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阵亡的沙特士兵遗体被运回国内。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在战场较量外,联军还与胡塞武装打起了民心争夺战。图为沙特C-130向亚丁运送军需和民用物资。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阿联酋向也门运送的4000吨食品吊运上船。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为阿联酋援助也门运送的食品开始分发给战区民众。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鼓舞士气,沙特高层频繁视察一线部队。图为沙特国防部副部长哈立德 本 苏丹视察靠近也门边境的边防军。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尽管遭受了严重损失,但外界普遍认为,联军攻占也门首都萨那只是个时间问题。图为也门境内的沙特步兵战车编队。

资料图片:在也门作战的沙特军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人们似乎忘记了最关键的一点——这场由内战引发的“多国混战”究竟给也门民众带来了什么?破碎的家园,还是战火中逝去的5000多无辜生命?也门自近代以来就饱受战火摧残,无数生灵沦为少数当权者膨胀私欲的牺牲品。而今,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度仍未走出“内乱未已-外部趁机干涉-引发更大动荡”的恶性循环,“基地”组织等跨国恐怖势力更是盘踞当地,趁机做大。要让也门一劳永逸地摆脱“中东乱局策源地之一”的厄运,国际社会显然还要做出更多努力。

(2015-09-10 08:21:26)

(责任编辑:zgtzkt.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503 Service Unavailable

Service Unavailable

The server is temporarily unable to service your request due to maintenance downtime or capacity problems. Please try again later.


Apache Server at links.juxunweb.cn Port 80